悲观主义者都在笑着面对世界

曾经在blog时代热衷码字。

从另一个角度审视自我的过程,即使被别人看到也不会担心。匿名带来的不仅是安全感,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宣泄渠道。看客们或者带着共同遭遇和想法的认同感,或者满足了窥视他人的满足感,离开你的三分文田。

时代突然就变了,把自己开放给亲人,朋友,同学的渠道占满了你的生活,曾经热衷的blog也在瞬间消失,甚至你还来不及回望那个幼稚的自己。

每天发着无足轻重的情报,看着无足轻重的信息。就这样得到了大人的特权,可以面不改色的演戏,想说的话,都烂在肚子里。

对于懒得开小号的我,大概不存在亲友的就剩这里了吧。

我想,也许和交流障碍没什么关系。“和人说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”,这个潜意识大概在经历了什么事以后就形成了吧。

什么事的话…真的不记得。

还记得走之前母亲对我说,我觉得越来越无法理解你。父亲则是一如既往的沉默的看着我。我只是笑着说这是代沟没有办法。

人对自己的命运轨迹大概都有着某种第六感吧,认知学科里有个词,pattern reganization。对自己曾经有过的经历存在的模式,潜意识优先于意识判断到了事情的结果。这个结果对我来说可能就是逃避。

对悲观主义者来说,选择面对的结果都是血淋淋的。骨子里的懦弱让他们本能的想到了事情的最坏结果。所以选择面对以后,会拿出两败俱伤的觉悟和足以毁灭自己的投入,笑着,妄想着。

悲观主义者的这种行为,让人觉得可以依靠,让人觉得充满能量。但实际上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是多微不足道。

悲观主义是没有个性的,因为他们太在乎世界是怎样看他的;悲观主义者是没有才能的,因为他们缺少了强大的自我印象;悲观主义者是不可能拥有爱情的,因为他们从来不相信幸福会存在。

所以,悲观主义者笑着面对世界的第二种可能,就只是觉得,活着,太好了。

10月12日 早5时

评论(2)